January 16, 2009

I am the Greatest of All Time


(Rickey Henderson, Hall of Famer, Photo by AP)

將近十個月沒有更新的心得是,惰性無敵!

黯淡的2008年過去了,除了戰績不甚理想之外,新球場仍舊沒有著落,一切都顯得令人心灰意懶。季後雖然出現大宗交易,把Huston Street配上Carlos Gonzalez和左投Greg Smith換來綠帽迷肖想己久的右手砲Matt Holliday。

對於這個交易其實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Carlos Gonzalez選球並不突出,雖然能守中外野,但我認為最適合他的恐怕還是右外野的位置,在這裡我們有同樣左打的Travis Buck;Huston Street看似最慘痛的代痛,不過熟知Beane作風的人應該都了解,他不是會在Closer上花大錢的人,從Jason Isringhausen到Billy Koch到Keith Foulke再到Octavio Dotel,Beane的愛好向來就是便宜好用的Closer,而繼去年避免仲裁簽下的一年$3.3M後,Street又要仲裁了,而且價碼勢必將持續上揚,那麼也就是時候該脱手了。

至於Matt Holliday如何,我想2009年看他跟Jason Giambi連線能有多少產能就知道了吧!大不了2010年多一個第一輪選秀權而已!詳細一些的陣容分析等我再次戰勝惰性的時候再來!

史上最強第一棒理所當然地在第一輪入選名人堂才是本篇重點,得票率94.8%!撇開盜壘王頭銜不說,Rickey生涯上壘率0.401,長達25年的生涯之中,從21歲開始到38歲都能把OPS+維持在100以上,能夠長時間穩定地累積數據正是名人堂門檻最重要的一關,all time得分、盜壘和保送分居第一、一、二名,加上1990年拿下美聯MVP,喔對他當然也是3000安俱樂部成員,所以他本來就應該進名人堂!要不是他忍不住手癢腳癢到處找球打,早在幾年前他就進了。

Henderson雖然在Chicago出生,但七歲時就和家人搬到Oakland,Henderson則是在他高中時母親改嫁後跟繼父的姓,高中時他棒、籃、足三棲,畢業時拿到的足球獎學金大概有兩打,但Henderson選擇了棒球,加入Charlie O. Finley的Oakland A's。

在Oakland長大的Rickey Henderson某種程度上銜接Charlie O. Finley的A's和Haas家族的A's,當他被A's選上時,當時的老闆Charlie O出了名的愛好人肉跑步機,同時也非常熱衷於干預球隊事務,奇怪的點子層出不窮,從挑選球員、打球風格、更改球衣樣式,熟為人知的A's香蕉衣就是他的產物,另外他也是把隊名Athletics改為A's的人,據說Mickey Mantle當時第一次看到香蕉衣配A's帽的時候,嘲笑說我們的球員應該墊腳尖手拉手從休息區一起唱歌出場,誰叫我們是香蕉始祖呢,哭哭。

Charlie O的行事作風備受爭議,雖然在他帶領下的A's建立過一次王朝 (1972-1974),但據說當時那些球員宣稱,他們打球的原動力乃是來自於對Charlio O的恨意!喔幹這實在太屌了啊!最後Charlio O因為老婆要離婚而付不出贍養費,宣布出售球隊,然後我們在1981年季前就改穿Levi's牛仔褲了。

Rickey Henderson在他生涯早期經歷了Charlie O後期的衰落,即使經營權易主,A's仍舊需要陣痛期來重整旗鼓,而Henderson也在1984年被交易到Yankees,直到1989年六月才又經由交易回到Oakland,該年季後賽34個打數15支安打,拿到9個保送僅被三振2次,盜壘嚐試12次才一次失敗,他是我們的Spider Man,他知道能力越強責任越大!Henderson返回老家Oakland,幫助球隊拿到Haas時期的第一枚戒指,代表了後Charlie O時期的Oakland再起,the Return of Rickey Henderson當然有他象徵性和實質上的意義。

以一個如此熱愛棒球的人來說,Rickey Henderson的故事講不完,他在打破Lou Brock生涯盜壘紀錄後 (請見上圖,就是很屌的把壘包拿起來高舉雙手那張),演說中的最後一段話或許是最佳註解。

Lou Brock was the symbol of great base stealing. But today, I'm the greatest of all time.

by Rickey Henderson, the greatest of all time.